皈依罢。

致我放在心尖尖上的Jared

苏佳5239:

早上刷微博的手都在颤抖。
大家都在吃新一场见面会上J2的糖,我却红了眼眶。
我可能是比较敏感,从见面会的照片和文字介绍上看,有些我们一直担心的事正在发生。
整个上午刷出来的新内容一点一点在印证我的想法。
为了写这篇分析文,我又去看了一遍Jared写的自己的经历。
然后发现我写不下去了,难受,有一种溺水的恐惧。
 
Jared在《粉丝圈于我的意义》一文里说过:在他成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和焦虑与抑郁作斗争。
“它一直存在于不为人知的地方,潜伏着,等待着一个时机突然现身。”(这让我想到了剧中不断折磨Sam的Lucifer。)
 
看了今天早上最新一场见面会的照片,我突然有一种感觉:
这个Jared一直与之作斗争的心魔,恐怕是又出现了。
 
照片上的Jared双眼皮双的厉害,他的神情像只受惊的小鹿;
他在见面会上不断的否定自己,怀疑自己;
他觉得自己今天表现的不好,他开玩笑说让粉丝们退票;
他不停的看监视器上显示的自己的脸(以确保自己的表现令人满意),他没办法不去管它。
 
 
Jared状态不好也有可能只是睡眠不足或者其他身体原因,但是如果结合Jensen的表现,就能看出这次绝不是简单的身体问题。
 
Jared单人场,Jensen跟着一起上场了。
Jared自我否定的时候,Jensen拼命的夸赞他。
Jared让粉丝退票的时候,Jensen说:“哦,我还买了三张呢。”
Jared不断看那个显示器的时候,Jensen用外套把显示器盖上了。
 
这种超强的保护欲让我紧张。
Jared是不是真的状态特别差,差到Jensen都害怕了。
 
关于J2,关于Jared,我没法整理一条清晰的时间线,但我能确保每一个推断都有依据。
微博上“jaredPadalecki资讯”置顶的文章里,字字都戳痛我。我很想把整篇文章搬过来。
从这篇文里可以知道:
Jared很小的时候,就从自己喜欢的《星球大战》和《忍者神龟》里得到了一个讯息:“有人可以生来就带着祝福,同时也是诅咒。”后来他又亲自演绎了《邪恶力量》里Sam这样一个“祝福与诅咒并存”的角色。
拍摄第三季圣诞节那集的一天,Jared发现自己无法站起来。是Jensen发现了他的反常,陪他说了很长时间的话,还找来医生查看他的情况。
之后的很多年他们都互相扶持,Jared觉得自己对“抑郁症”的掌控力很不错,他们甚至一起开展了很多“坚持抗争”的活动。
“可那东西还在蚕食我击打我。我能感觉到,我的脑袋在水面上,但我在下沉。不过,跟我以前一样(我猜想人们也希望我这样做),我闭上嘴,继续向前走。”
 
然后就发生了第十季拍摄结束后、罗马JIBCon6见面会之前的那件事:
Jared独自一人在瑞士日内瓦公园里崩溃大哭,几乎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我去搜了2015年那场没有Jared的见面会,Jensen和米沙从一开场就不停的提起Jared。
Jensen讲了很多Jared的趣事,然后突然低头笑了一下,说:“我想他了。”
我突然就开始爆哭。
 
2017年,又是罗马。
Jensen在签名时遇见了一个粉丝,一个一直在从事着公益事业的人。在跟粉丝交谈之后,Jensen情绪有些失控,强撑着签完名走到一个角落里蹲下身哭了。
是Jared赶到,一把将Jensen拽起来搂进了怀里。
 
我不是想表达J2有多么的甜,我是想分析:Jensen的失控和Jared有关。
两年前差点因为抑郁症失去了Jared,两年后Jensen因为粉丝坚持抗争的行为触景生情。为失而复得而高兴,也为Jared遭受的折磨而心疼。
 
接下来的那场见面会本是Jensen和米沙的专场。我请好几个朋友看了那段视频,大家无一例外都觉得Jensen的表现很反常,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最后Jared不得不带着剧组人员上去救场。
 
再到最新的这场见面会。
Jared单人场时Jensen一直在旁边。
Jensen倒了杯水(或者酒)给Jared, Jared喝过之后随手放在了旁边的台子上。Jensen眼神一直紧盯着,这时候突然走过去,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我有一种Jensen在示威的感觉。
 
我瞬间脑补出了台词:“谁也不许伤害他,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我入坑晚,不知道以前追剧时的情况,但是十三季每出一集,Sam和Jared都会遭到一些黑粉的诋毁。不管剧情如何发展,坏人干了坏事,还是好人身陷绝境,似乎都是因为Sam。不管Sam怎么做,锅都要砸到他身上;
剧情也就罢了,甚至见面会上说的:“Jared曾经想要退出,甚至还咨询过关于解约事宜”这件事,微博上都有人拿来分析,指责Jared的不负责任。
 
我今天的状态很不对头。
想骂人。
我一直佛系追星,尽量避免在网络上发表过激言论;
我很少和人抬杠,连可能会引来杠精的微博都不敢发;
我一直劝自己:“人家又没发在超话里,你自己手欠点进去的,怪谁呢?”
我一直缩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圆滑处世,爱恨不分明。
 
但是今天,我有很多话想说。
 
黑粉也就罢了,Jensen的毒唯怎么就看不清呢?
Jared是Jensen生命中相当重要的人,他几乎是放在头顶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你们到底出于什么心态去诋毁他呢?
Jensen在各种场合用行动、用语言明示、暗示,Jared是他的宝贝,是他非常珍视的人,可就是有人假装不懂。
 
悲哀。
 
但是别用你们可怜的、卑微的灵魂,去伤害敏感而脆弱的Jared。
都给我滚远一点。
 
 
 

苏佳5239:

这些日子整理的J2见面会等B站视频。
最初是因为答应了 @汤姆的小糖豆 ,受她之托整理见面会的。正好这两天有别的朋友问,那就干脆发出来分享一下。

这免不了有我的个人CP倾向在里面,大家凑合着看。

本来应该能更早一些、更全一些的,可我发现我一旦看起来就出不来,哈哈哈,所以……就这样吧。

除了泥地障碍赛没有字幕,全是有字幕的。2018年的我只加进去一个,等我找到别的再往里添加好了。
补一句:感谢 @我爱impala67 !帮忙提供了带字幕的版本   3610928!!

其实没字幕的还有几个值得推荐,比如“红毯索吻”(1543590)、“不在公众场合亲亲”(11607385)、“签我的名字在你胸口”(21811050)等等,也都很好看。

想要转载的站内转请随便,转出乐乎的话请跟我说一声,注明出处即可。

UshuaiaZS:

今天欺负猎鹰了吗?

不要找PO主谈心,PO主也很想找漫威谈心,,

在铁虫的边缘试探!可是Javis和贱贱怎么办!

清晰版的连接在这里

麻烦大家了,谢谢!


【雷安】都怪雷狮

笑死

有猫氏:

请勿转载


——


“雷狮,我怀孕了。”


“……生下来吧,我养得起。”


 


安迷修生平第一次为自己的死要面子而后悔。明明只是一次单纯的真心话大冒险而已。在听说真心话是谈过几次恋爱时自诩风流正义俏骑士却连女孩子小手都没拉过的安迷修果断选择大冒险。当凯莉露出危险笑容时安迷修知道自己改口已经来不及了。他一面祈祷大冒险内容不要太过分一面又暗想待会儿闹出误会如何解释。


“很简单哦,下一个走进咖啡厅的人,你到他面前说一句‘我怀孕了’,就OK啦。”


这哪里OK了啊?!


安迷修紧张地侧过身往窗外看。这个时间正是用餐高峰期,随时都有人进来。他眼尖地瞅见一个穿卫衣戴帽子的小个子比比划划地和同伴说什么,半只脚踏入咖啡厅正门的门槛。安迷修心说太好了,那头金色短发格外好认,除了他的好朋友金不做他想。他推开椅子大步迈过去,生怕把人错过了。对象是金的话就容易解释了。小男孩心思单纯,只要和他说这是一场真心话大冒险,对方肯定不会为难他的。


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雷。


这个时间点实在卡得很寸。安迷修刚要拽过金的手抓紧时间完成任务,却在他碰到的0.1秒前,金被旁边的同伴往后拉了一把。刚好卡着这个缝隙雷狮一矮身钻进来,对上安迷修怔得有点蠢的脸,还不屑地嗤笑一声。


“别挡路。”


安迷修当场想捂着心口就地晕死过去。他向后瞥一眼,凯莉跪在沙发上,双手拢在一起要他加油,还非常配套地附送一个可爱的握拳。安迷修面容枯槁,心如死灰。他抓住雷狮的手腕,开口前特别注意了一下咖啡厅的环境。大家都在各说各话,叉子和银勺碰撞出叮叮当当的响声。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小声一点,不会有人听见的。于是他在雷狮看傻子的目光中鼓起勇气开口。


“雷狮,我怀孕了。”


霎时,说话声没了、餐具声停了,只有安迷修说话的回音在飘荡。


安迷修木着脸,只想掏出手机说一句,315吗?我要举报,这里有人虚假用餐。


好死不死的,雷狮还在这时候补了一句:“生下来吧,我养得起。”


安迷修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从咖啡厅里走出来的,他只记得凯莉从沙发上笑到沙发底下,金歪着头问他“安哥你是不是叫我来着”,还有全咖啡厅骤然加大的议论声。


男人啊,总是会因为一时嘴硬和意气用事付出巨大代价。


 


“安迷修学长怀孕了?”


“不是吧,男人还能怀孕啊?”


“可是雷狮学长都要他生下来了啊!”


“我的老天鹅呀……”


 


“哇——你是没看到当时安迷修的那张脸,满脸写着羞愤。可能是走投无路了才不得不向雷狮低头吧?还用这么蹩脚的理由。”


“雷狮真的是富二代啊?平时看他总穿那件儿童卫衣,完全看不出来家里有钱啊!”


“啧啧,人家那叫不露富。再说了,就算人家那是儿童卫衣,你确定你就能买得起同款啊?”


“说的也是。欸,我们刚才的话题不是安迷修怀孕这件事吗?”


 


“安迷修好可怜哦。本来我以为他和雷狮相爱相杀,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苦情人设。”


“就是说啊,一个男人宁可说出‘怀孕’这个字眼也要和他在一起,这是爱得多卑微啊!”


“不过雷狮心真狠,就算要孩子也不肯要安迷修呢……”


“呸!渣男!一生黑!”


 


凯莉和安迷修在食堂面对面坐着。看始作俑者憋笑憋得吸管都叼不住,安迷修苦笑:“凯莉小姐,请不要笑话在下了。”


凯莉揉了揉笑僵的脸,看见安迷修一脸苦相,又忍不住喷笑:“你、你也别担心。毕竟你现在占据了舆论制高点,大家都以为是雷狮抛弃了你呢。”


“话虽这么说……在下却为什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呢?”


“你把心放回肚子里吧。大家就是开开玩笑吃吃瓜,难道还真有人信你会怀孕啊?”


“可是……在下现在风评不太好。这样下去都没有女孩子敢接近我了。”


“你怎么知道女孩子不敢接近你?”


凯莉最后一个音刚落下,旁边桌两个女孩仿佛迎着她的话似的走过来。女孩子清新有活力,满满的胶原蛋白和过剩的慈母之心。


“安迷修学长,要加油哦!”


我加什么油???


安迷修一脸莫名。


一只手忽然伸到他后脑勺,揉乱他精心打理的棕发,某人凉凉地扯了句:“是要你加油生孩子吧。”


“我生个球啊!”安迷修一肘子拐在雷狮腹部,雷狮嘶了一声,痛苦地捂住小腹,搭在桌边的手指都捏紧了。


“你、你没事吧?”安迷修倏地起身,他明明记得自己方才那下没用力啊!


雷狮肩膀颤抖,安迷修歪着脑袋从下往上看他的脸。靠!这厮分明是在忍笑!


等安迷修反应过来似乎有什么不对,已经晚了。以他俩为中心的一小片地带用餐声瞬间消失,安迷修风评再次被害。


 


“听说安迷修学长和雷狮学长闹翻了呢。”


“啊?他俩好过呀?我怎么不知道?”


“我原来也不知道呀。不过安迷修学长不是在咖啡厅准备给雷狮学长激情生崽嘛,看样子俩人之前肯定有那么五六七八腿吧,要不谁能用这种话开玩笑呀?”


“哦,那倒也是。”


“不过依我看安迷修学长这次不会轻易原谅雷狮学长了呢,他们都在餐厅动手了!我站安迷修学长吧。反正雷狮学长身边也不缺我这么一个女孩子。安迷修学长好可怜哦。”


 


“诶诶,知道么,安迷修在食堂揍了雷狮一下呢!”


“啥?真的呀?安迷修难道不是很害怕雷狮生气吗?”


“可能幡然醒悟了吧,知道不能再被雷狮的花言巧语骗了。不过打完他又心疼了,立马搂着雷狮哭呢。”


“啊?这么狗血的吗?”


“可不是嘛。要我看他俩不出一个月就能和好了。情侣狗的小打小闹都是情趣,不足为奇。”


“哇他们好过分啊,这么消费吃瓜群众的咩?”


 


“安迷修学长总算强势了一回!打得好!就是要让渣男吃吃苦头!”


“你别那么激动……人家俩说不定是闹着玩呢?”


“得了吧,肯定是雷狮出轨了。安迷修学长长得那么人妻,估计打过之后,还是选择原谅他了吧。”


“呃……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


“当然不对,都怪雷狮。”


 


真相啊,总是在当事人的含糊其辞和围观者的夸大渲染中变成了谣言。


 


安迷修承受着世人异样的眼光穿过篮球场,过于沉重的目光和众人的非议几乎压弯他年轻的脊梁。篮球场上,位于舆论风暴眼的另一位主人公正穿着一件紧身T恤打篮球,安迷修瞄了一眼,赶紧遮住小半张脸,装作自己啥都没看见。


然而雷狮凭借他敏锐的直觉准确地定位安迷修的位置,篮球“一不小心”脱手,好巧不巧地擦着安迷修后脑勺飞过。


观众席发出一阵惊呼,安迷修被大型暗器震慑住,站在原地好半天没缓过神,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做出逃跑的动作。


这就给了雷狮机会。


 


“雷狮要干什么?恼羞成怒了吗?”


“安迷修什么都没做,他干嘛生气啊?”


“是不是因为安迷修一不小心暴露了他们的关系?”


“哦,有可能,雷狮估计特别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弯的。”


 


在议论声中雷狮迈着大步走到安迷修身边,伸手揽过他的肩膀。安迷修惊得一抖,迅速推离雷狮五步远,一脸戒备。


“雷狮你要干什么?”


雷狮笑得无害:“我什么都不想干呀,你那么防备干什么?还是你想我干点什么?”


安迷修扔下一句“雷狮你简直有毛病”,跑得飞快。


而雷狮这个神经病突然在安迷修身后大喊一句:“安迷修!我再也不和你天下第一最最好了!”


离得太远,安迷修没听清,但观众们都听见了。


 


“这是……剧情反转?”


“妈耶,没想到原来安迷修才是那个负心汉呢。”


“你瞎说,分明是渣男雷狮回心转意,安迷修对他爱理不理吧?”


“得了吧,我雷总还需要搭理区区一个安迷修吗?”


“滚犊子吧你,哪儿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你雷还能看得上你?”


雷狮的小粉红和安迷修的亲妈粉不知何故突然在看台上打了起来。篮球场一战后,雷狮和安迷修已经彻底成为板上钉钉的a大第一cp。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安迷修整个人的生命力都被抽干了。他现在根本不想再计较到底他和雷狮谁更渣也懒得解释真相,反正他解释了也没人听,围观的人群里永远洋溢着快活的气息。


“你离我远点,我真的不想看见你。”安迷修颓丧地趴在桌上。对面的雷狮笑嘻嘻地揉搓他垂在桌面的呆毛。


“不如我们来谈谈生孩子的事?”


“你明明知道我不能生。是不是成心的?”安迷修的声音闷闷的。


雷狮突然收回手。安迷修抬头,他的脸色简直比安迷修还丧。


“对不起,可我真的很喜欢小孩子……”


安迷修:“???”


“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孩子?”


雷狮用手指拢住嘴,别过眼睛不去看他:“我……我就是怕说出口,伤害了你。”


安迷修一时间不能理解雷狮这番操作。他的脑子也不知怎么拐的弯儿,突然觉得可能雷狮有什么说不出口的隐疾。于是他的目光也变得柔和了,甚至按住雷狮的肩膀说:“没关系,还可以领养一个嘛。”


雷狮抓马起来,哽咽地说不出话,握住安迷修的双手,眼都红了。


“我……”


两人脉脉对视。


 


水落石出,吃瓜群众终于明白了事情原委。


有人一语道破真相。


“他们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啊!”


——完

我操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忘川_浪里个浪的小号:

盾冬/锤基表情包第三十发

一个得哄着,一个哄不得哈哈哈哈哈

我他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玖:

占tag抱歉 但我玩的时候看到这条通告真的笑岔气

【雷安】《吞象狮》33[完结](娱乐圈/ABO)

呜呜呜呜老师太棒了

萧辰:

1—32章




I do.




33.




23:50,安迷修把冻僵的手指连同手机一起揣进口袋里,等待跨年烟火表演的开始。


由于烟火表演是今年政府新增的文化景观项目,全市市民几乎都聚集到官方推荐的最佳观景点。除去不分昼夜川流不息的公路昭示城市的忙碌与繁华,没有人气的地方或多或少都透着点萧瑟。


兢兢业业的雷大总裁还在开会,跨年夜都不得安宁,安迷修牵着流焱远眺灯火通明的雷王星大厦,幸灾乐祸地想:真惨。


站在天桥上吹冷风,难得这里会空无一人。根据科学计算,天桥并不是烟火表演的最佳观赏点,因为会被雷王星大厦霸道地挡住。


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跨年夜,他不去孤儿院和大家团圆、或者在人山人海中看烟火、再不济也家里窝着,而不是被雷狮放鸽子后还乖乖站在寒风里,瑟瑟发抖地傻等。


满打满算今年是他和雷狮交往的第五年,两人的事业都如日中天,至于感情,因为太过稳定连狗仔队都懒得跟拍——也就那样了。安迷修蹲下身,抱着流焱把手埋在它肚皮下取暖,无所事事就容易想入非非:二十六岁结婚会不会太早了,有意向演艺界发展,雷狮怎么还不来,晚饭的葱油面咸了点现在有点口渴,流焱的牵引绳有磨损该换新的了,雷狮怎么还不来,孤儿院的大家不知道长高了没,院长奶奶身体还好吗,雷狮怎么还不来,再养一只猫给流焱作伴——雷狮这王八蛋到底来不来!


突然流焱兴奋地大声叫唤起来,安迷修闻声抬头,雷狮正示意流焱安静。安迷修望着雷狮,想张嘴说什么,却在他临近跟前打了个大喷嚏。


“12月31日23时57分,”雷狮报了个时,“还好没迟到。”


“你明明约我十一点半的。”


“生活处处充满意外啊亲爱的,”雷狮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丝绒盒丢给安迷修,“送你的新年礼物。”


这个送礼方式实在太草率了,安迷修差点没接住,他捏着盒子狐疑地打量雷狮:


“里面是巧克力?”


“……对啊。”


“真的是巧克力?”


“对啊,巧克力,”雷狮调笑道,“快打开趁热吃了吧。”


两人对视半晌后,安迷修抡圆了手臂做出了一个健美的抛物姿势,戒指盒会在几秒后落地,葬身在来来往往的车海之中。


远光灯像是茫茫的浪潮,一波接一波涌来,打照在他们的脸上,雷狮的笑容瞬间凝固:


“那里面其实是戒指。”


“真的是戒指?”安迷修惊讶地捂住嘴,“哎呀我居然把它丢了,怎么办?”


“能怎么办,”雷狮耸耸肩,“不过有没有都无所谓吧。”


“什么?”


“安迷修,”雷狮说,“你愿不愿意——”


“砰——”


“砰——”


虽然科学计算表明天桥上看不到烟火,但事实是震耳欲聋的烟花绽放声在头顶炸开,映得两人上方的天空明若白昼,璀璨绚烂的花火如同千万颗耀眼的星陨划亮天际。他们离得很近,几乎触手可及,好似那些垂坠的星辰都会落在他们的头顶,流焱因为巨响而焦急不安地打转。


“你——说——什——么——”


“我——说——你——愿——不——愿——意——”


“砰——”


“砰——”


“啊?我听——不——清——”


两个人在浪漫华丽的烟火下脸红脖子粗地喊话,雷狮受不了了,他上前来对着安迷修的耳朵大喊:


“我说!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我愿意。”


“听——不——清——”


“我——愿——意——”


“听——不——清——”


“我!愿!意!”


“听——不——清——”


说到后面雷狮自己都笑了,安迷修也受不了了,他扯住雷狮的风衣领,踮起脚,用尽全力地在雷狮的耳边大声嚷嚷: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听清了吗!聋子!”


“听清了!傻子!”


背景音乐是如同大型化工厂爆炸的烟花绽放声、两人吵架一样的对话、戒指被一方扔下天桥的情况下,求婚总算是完成了——简直糟糕透顶,绝对是刻骨铭心的难忘经历,雷狮暗自决定要因为这件事嘲笑安迷修到八十岁。


“喂。”


安迷修照着雷狮的胸口捶了一拳。


“干嘛?”


安迷修摊开紧握成拳的手,在他的掌心里,躺着一个暗红色的丝绒戒指盒。


雷狮沐浴在安迷修期待的目光中,接过戒指盒,取出里面那枚设计简约的求婚戒。


“五年前我就想给你了。”


喧嚣的烟火在将宁静归还孤独的漫漫长夜,雷王星大厦上的LED屏里播放着“新年快乐”的字样,川流不息的钢铁巨兽们在绵长的道路上向远方奔驰,冷意漫无目的地伴随着风肆意侵袭,属于这个空间里特有的嘈杂与喧闹,来势汹汹地从四面八方如潮水一般漫涌而来。


但就在这一刻,安迷修觉得世界好安静,安静得他只能听见雷狮的声音。


“你愿意吗。”


戒指从中指尖被缓缓推入,比起确认,雷狮更像是复述。


“我愿意。”


幸福终于严丝合缝地圈在指根,找到它的最后归属。


 


                           END.




明天放TXT版和一段番外讲为什么雷总会拉安哥入伙(?),全文11W5K字,感谢你的阅读和陪伴w下个故事见

貌似一直发不出去的视频。

真的很雷安啊……